言木木【沙雕鲲】

闲花落地却逢冬【曦澄/ Be】

正值冬季,平日里灯火阑珊的莲花坞,此时只剩一片萧瑟凄凉,冬风无情地打在印着九瓣莲的断旗上,坞里塘中,破叶残荷依旧伶仃的支着,可早已没了往日的风采。黑酸枝打成的家具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,怕已经是不能用了。水雾氤氲了明镜,还落上了一层薄薄的灰。


从正厅右转,沿着长廊走来,一个房间映入眼帘。门被吹的吱呀吱呀的晃,窗纸已经是残破不堪。进了门,九瓣莲样式的紫色床帐斜挂在床边,书桌上面积了好一层灰,砚台中还有未用完水墨,但已经干了,狼毫笔也是这般。


江澄披着一件狐裘大衣,把人裹得严严实实的。空茫的眼睛望着没有一丝生机的莲花坞,大衣下的手攥成了拳头。又朝身旁的蓝曦臣看去。


这半年来,蓝曦臣消瘦了不少,好像抽了条一般。个子本就高挑,再加上脸上毫无血色,在外人看来,甚至有一些病态。


虽是冬天,蓝曦臣却依然身着蓝家的宗主服,这宗主服非常宽大,看上去甚是单薄,只有抹额一丝不苟地戴在额前。这大雪天,两人连伞都不打。就这样一同伫立在湖上的石桥边,一言不发,安静地有些诡异。


“明天莲花坞有灯会,一起去看看嘛?”江澄先开了口。


“......”


“家宴的时候,我让厨娘给你做些清淡的吃食,怕你吃不惯云梦这里的口味。”


“......”


蓝曦臣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
“?怎么了你,说句话啊。”


“晚吟......”


蓝曦臣低下头去,失了神一般地唤着江澄的字。手紧紧地握着,手上的青筋凸起,手掌缓缓的张开,手心躺着一枚紫色,还发出阵阵电光的指环。江澄再熟悉不过了。


紫电。


看到紫电,江澄心下一惊,抖了抖厚厚的大衣,露出骨节分明的手,下意识地想要抚一抚紫电,想要握上蓝曦臣的手。可手却是生生地穿过了蓝曦臣。


江澄突然一个激灵,似是想到了什么。手又一次朝蓝曦臣探去。但是试多少次都是徒劳,手依旧透明,他摸不到蓝曦臣。闭上眼,嘴角勾起一个自嘲般的笑容。


“我都忘了。。你是听不见的啊。。。”


“晚吟.....晚吟......”


蓝曦臣的嘴里依然喃喃道。


“好了,如果让江家的门生看到还好,若是让外人看到这大名鼎鼎的泽芜君,在喊一个死人的名字,这修仙界指不定要传成什么样子了。”


江澄绕到蓝曦臣前面,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。他知道人言可畏,他不希望蓝曦臣再收到什么民间谣言的攻击。奈何现在的他只是一缕残魂,蓝曦臣看不见他,也听不见他说话。


真正的云梦江晚吟,阴鸷冷酷的江宗主。早已经在半年前的夜猎中,伤势过重不治身亡了。


“晚吟......你快回来吧.....莲花坞空了好久了......你知道嘛,你葬礼那天,在外云游的无羡和忘机也回来了。当时无羡说什么都不相信你死了......非要去看看你,但是被门生拦住了......你知道嘛,阿凌在你的棺前跪了三天三夜,还是我们把他扶回金鳞台的,你怎么那么狠心,把阿凌也扔下了......你知道吗......我想你了.....晚吟.....”


蓝曦臣说着说着,声音就哽咽了起来,抬起头看着灰茫茫的天空,任凭雪打在脸上,只是不想让眼泪落下。


可这样并没有什么用,两行清泪还是划过了他的脸庞。晶莹剔透的,落到了地上。这泪与雪交融在了一起,没了踪影。


世人都说蓝曦臣闭关是因为他那死去的义弟金光瑶,金光瑶七巧心思,却只能用命来告诉蓝曦臣自己对他的倾慕。可世人皆不知,蓝曦臣的闭关,也是为了那江澄。


蓝曦臣与江澄结为道侣已有七年之久,紫电早就对他认了主。这时正安安静静地戴在蓝曦臣的食指上,不时泄出几点紫色的电光。他恨恨地握着手,这力道似是要把指甲嵌入肉里。


此时的江澄只能心疼地看着蓝曦臣,什么话都说不出。他多想一个箭步冲上去,认真地向蓝曦臣说他在这里,他江晚吟的心里只有他,蓝曦臣。


可是他不行。


“喂!蓝曦臣!雪下的这么大,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呢??还不快回来!”


蓝曦臣的耳畔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,这个声音,他是永远也不会忘的——


“晚吟!!”


蓝曦臣猛地回过了头,他多想看到他的晚吟站在树旁,一脸高兴,不,哪怕是一脸嫌弃地看着他,招呼他回屋檐下啊。


可这终究是幻想。


回过头去,空无一人,只有一棵老树,树上的叶子早就掉光了,哪里有什么江澄。


昏鸦长鸣,似是在悲哀他的遭遇。


蓝曦臣的笑容凝在脸上,保持着一个转身的动作,脚下却如被钉子钉上了一般,一动也不动。这么一个动作,差不多保持了两三分钟。蓝曦臣终究是忍不住了,撕心裂肺地哭起来,哭声极为凄凉,他痛苦不堪地抓着自己的长发,绾上的头发散了下来。青丝已经染上了灰白,上面抖落下一层薄雪,抹额歪了,玉簪发冠也落入雪地之中,白对白,不知所踪,宽大的宗主袍披在身上,莫名的空荡。看起来极为狼狈。凄厉异常。


这是谁都没有见过的泽芜君。


绝望到极点的泽芜君。


江澄看着他,脸上突然一阵凉意,抬手一抹,自己竟也哭了。


残魂为什么会哭?


他不知道。


也许是不甘自己离开了莲花坞


也许是心疼无亲了的金凌


也许,是不舍离开蓝曦臣,不舍离开有关于他的所有人。


一开始当蓝曦臣提到魏无羡的时候,江澄心里的第一个反应不是厌恶,而是一种莫名的欣喜。世人都以为他江晚吟对魏无羡恨之入骨,其实知道真相的,不过寥寥几人罢了。


“你该走了。”背后想起的是黑无常冷漠的声音,两位无常早已看惯了这些生死别离,所以对这种场景并没有多大的反应。


“再。。再让我看看他。。。就一会儿。。”


江澄的语气中透露着一丝少见的央求。


“嗯。”黑白无常想了想,还是同意了下来。


江澄弯下腰来,向蓝曦臣的方向偏了偏,一个如羽毛般轻柔的吻落在蓝曦臣的脸颊上。


当然,这位被亲当事人并没有任何感受。


“我在奈何桥头等你,无论等多久。”


江澄轻轻地搁下这句话,心中的苦涩,无助和伤情通通涌上心头,他想留在这人间,留在蓝曦臣的身边,可是,这世间不给。泪掉在蓝曦臣的白衣上,竟是留下了一片水渍,晕深了一处细致的云纹。


“走吧。”江澄又恋恋不舍地向后看了一眼蓝曦臣,便与无常去了奈何桥。


可能是因为银铃的清心之作,当江澄的残魂经过银铃时,那铃突然响了起来——“叮铃,,叮铃,,,”这铃音清脆好听,硬生生把蓝曦臣的思绪从缥缈的天边给拽了回来。


“晚。。。吟?”蓝曦臣震惊的看着自己腰间叮当作响的银铃,要知道,自江澄死后,这铃铛也好像“死”了一般,失了往日的光泽,任人怎么摇,它都不会响一下。


“晚吟!!!”


蓝曦臣双膝一软,在雪地之中跪了下来,雪越下越大,他将银铃死死护在怀中,无助的大喊着心爱之人的名字,可是回应他的,却只有呼啸的风声和清心的铃音。


“叮铃——叮铃——叮铃——”


end.


短篇刀子qwq

文笔渣渣望不嫌弃

有借梗

啊啦昨天发的那个总结是在部落里面看到的一张图片,我在部落里面要的授权,老福特和微博上面是真的没看过qwq

侵权致歉/


曦澄萌点总结

1.同为宗主


2.拆你双杰,还你一壁


3.都是年少持家,父母双亡


4.蓝曦臣一个人的三尊


5.江晚吟一个人的云梦双杰


6.蓝曦臣伤过义弟金光瑶一次


7.江晚吟伤过师兄魏无羡一次


8.温润如玉攻x傲娇炸毛受很带感【什么】


9.以金子轩轴对称搞基


10.蓝涣可以包容澄的脾气和一切


11.澄的择偶标准最符合的就是涣涣了


12.澄和涣都是三点水旁


13.蓝曦臣的曦代表早上


14.江晚吟的晚代表晚上


15.但为君故,臣吟至今


16.蓝曦臣=蓝惜澄=蓝吸澄


17.蓝曦臣37岁,江晚吟34岁,37-34=3岁


18.蓝曦臣188cm,江晚吟185cm,188-185=3cm


19.蓝曦臣生日10.8,江晚吟11.5,8-5=3天


20.云纹抹额束心,九瓣银铃清心


21.涣,意思是流散,离散


22.澄,意思是使杂质沉淀,浑水变清


23.莲花坞和云深不知处都被烧过


24.都曾经收到过背叛


【呜呜呜第一次在老福特发东西请放过我这个小垃圾】

曦澄我爱你们鸭

第一次的总结是曦江太太的,这个是根据一张图片和最近看文总结出来的一些其他梗,不知道有没有撞的地方